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五旬父亲7年带10岁儿子 每天3小时都在重复一件事

2014-06-24 14:14    来源:华龙网

昨日,渝中区嘉滨路,唐玉国正牵扶着做完理疗后的儿子步行回家。 本组图片记者 吴珊 摄

唐玉国在健健3岁时看到其他小孩用学步车走路,他自己动手画了图纸并找人给儿子定做了一个学步车,在家里练习走路。

健健最怕的就是每天的常规理疗,由于肌张力高,按摩理疗让健健几乎都是在泪水中度过。

健健每个月至少要穿坏三双矫正鞋,这双鞋才穿不到十天就已经磨破了。

  在渝中区白象街,有这样一对父子,只要天气晴好,每天上午10点,总会准时来到长滨路,他俩要在这条路上度过至少3个小时的时光,而做的仅仅只是一套重复过上千上万次的动作——走路。

  父亲名叫唐玉国,53岁,忠县新生镇人。男孩叫健健,今年10岁,生下来时就被确诊患有脑瘫,双手拿不动东西,双脚不能行走。十年间,唐玉国带着儿子走南闯北寻医问药,但治疗效果并不乐观。为了儿子今后能独立生活,从2007年开始,他便让儿子学走路。

  7年的坚持终于有了效果,如今健健不仅能独自坐立,还能站立一会,“他能走路,就能渐渐照顾自己,那他活下去的困难就少些了。”

  儿子

  每天3小时训练

  不是走路就是爬楼

  能翻身起来,并坐着不倒,这一系列动作,健康孩子做起来毫无难度,但对于健健来说,学会这套动作非常不容易。

  “你要看电视,就坐到床上去看。”在出租屋里,记者听得最多的就是唐玉国的这句话,有些严厉,甚至还带着强迫。但父亲的命令,使得健健的身体条件有了极大改善,在床上坐立完全不成问题,甚至还能独立站立几秒。

  “近一两年才能坐起来的。”看着孩子的进步,张义苹说:“一年365天,老公每天都要带着儿子学走路,即使每个月入不敷出,也要借钱给儿子做按摩,他说不能间断。”

  在唐玉国看来,则是自己对儿子进行走路训练多年才取得的一点进步。有了进步,自然要坚持下去。“即便下雨,走路训练也不会取消,只是改在出租房里,仍然还是3个小时,从1楼慢慢爬到15楼。”

  父亲

  每天吃两顿饭 只睡4小时

  昨日上午10点,长滨路,雨刚停,这对父子俩准时出现。唐玉国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摁着儿子的肩膀,右脚向前迈一步,儿子的右脚也跟着前进一步。一先一后四只脚,让人觉得有些像缓缓徐行的螃蟹。

  其实,为了赚钱和让儿子学会走路,唐玉国的作息时间极其规律,每天只吃两顿饭,只睡4个小时,3个小时的“走路训练”,外加10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

  早上7点(出租屋)

  两小时煮好40斤米饭

  白象街6号3楼一老式民房里,唐玉国已在厨房里忙碌了近3个小时,浑身也被汗水湿透。3小时前,闹钟响起,才睡不到4小时的他立刻翻身起床,穿好衣服赶紧奔到厨房,开始刷锅淘米,准备卖盒饭所需的米饭。

  约1个小时后,锅里的水开始沸腾,他从米缸里舀出20斤米下锅,等煮了约15分钟,他拿来一个大筲箕,端起大锅,把煮好的米连汤一起倾倒在筲箕里,一股股腾起的蒸汽把脸熏得通红。他用毛巾擦了一把汗,又从米缸里舀出20斤米,然后刷锅淘米。

  两小时后,40斤米终于烹调成米饭,唐玉国才舒了口气:“家里锅不大,40斤米要分两次煮才行,差不多要两个多小时,所以我必须4点就起床。”

  早上8点(出租屋)

  炒好6桶盒饭所需菜品

  饭煮好后,唐玉国来不及休息,又系上围裙着手开始炒菜。厨房的地上摆着6个大桶,每个大桶里要装汤汤水水近20斤,而这一切都由他完成。

  为什么要煮这么多米饭和炒这么多的菜?原来,20年前,唐玉国和妻子张义苹从忠县老家来到主城后,一直靠着卖盒饭维生。为了省钱给儿子治病,10年前,夫妻俩花500元租下白象街这间民房。

  经过4个小时的准备,卖盒饭所需的饭菜已备齐。炒菜过程中,唐玉国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他来不及换下湿衣服,又和妻子一起从碗柜里拿出一系列锅碗瓢盆,准备搬下楼。

  因是老式民房,3楼到底层的楼道狭窄,在昏暗的路灯下,夫妻俩都不敢马虎,走得小心翼翼。“一家人能不能吃上饭,健健能不能继续治疗,全靠这些锅碗瓢盆,我宁愿摔了自己,也不肯摔了桌子椅子。”唐玉国说。

  早上9点(白象街)

  夫妻上街舀饭打菜收钱

  夫妻俩把饭菜装上平板车,推到出租屋外的大街上。舀饭、打菜、收钱……两人在一个多小时里不断重复着这几个动作。

  一阵忙碌后,40斤米饭和6个大桶里的菜,已所剩不多。趁着空隙,唐玉国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倚着平板车小憩了一会儿。“起来了,时间快到了。”妻子用脚轻轻踹了下凳子,他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起来收拾了摊子周围散落的饭盒。

  早上10点(长滨路)

  儿子走累了奖赏扛肩上

  唐玉国撇下妻子,独自回到出租屋。他用锅里剩下的一些米饭,加上些色拉油,做出一道“油炒饭”,他匆匆吃下这不知是早餐还是午餐后,来到卧室。

  “儿子,快起床了,该去学走路了。”一听到爸爸的声音,健健吃力地坐起身来,等待爸爸给他穿上衣服。

  10点,父子俩出现在长滨路。由于双脚无力,健健只能靠父亲手把手拉着,拖着步子走,每走一步,鞋子便会在地上摩擦,然后拖出一道浅浅的划痕。走上几步,唐玉国会适时放手,让儿子独立站立几秒,快要倒下前几秒,又才上前扶住。

  看到儿子实在走得累了,唐玉国就把儿子扛在肩上,以此作为辛苦后的奖赏。每当这时,父子俩就会咯咯大笑。

  走南闯北,健健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丝毫不怕陌生人,他朝记者笑了笑。“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记者问道。“喜欢……妈妈,爸爸……凶。”健健说话有些吃力地回答。

  “哎呀,他还不是烦我天天喊他出去走路。”唐玉国对儿子的小心思了如指掌。“哼。”得知自己被拆穿,健健看了一眼爸爸,露出调皮的笑容。

  下午1点(大溪沟)

  带儿子做按摩一直未断

  大溪沟某大厦8楼一间屋内,挤满了20多人。其中,既有来按摩治疗的脑瘫孩子,也有陪伴他们前来的父母。

  “一年前,唐玉国带他的儿子到北京按摩治疗,认识了我,他好说歹说,劝我来到重庆。”按摩师傅张龙宇说,虽然彼此熟悉,但他收费都是每次结清,按摩50分钟就是100元。

  排队做完这场按摩,已是下午3点多了,唐玉国又带着健健坐公交车来到朝天门海客瀛洲小区,由另一个按摩师傅继续给儿子做了90分钟的理疗。别看时间不长,费用可不菲,一次的按摩费就要150元。

  “按摩对儿子四肢活动很有帮助,去年他把张师傅劝回重庆后,给儿子做按摩一直未断过。”唐玉国说。

  下午6点(白象街)

  命令儿子看电视挺直腰

  做完按摩,为了赶快回家弄晚饭,唐玉国背着儿子步行半小时回到出租屋。夫妻俩把卖盒饭剩下的冷饭冷菜热一下,就是晚饭了。

  唐玉国简单扒了两口,又窜到卧室打开电视,调到动画频道,然后把儿子扶进来,强行命令他挺直腰杆坐在床上看。自己则斜靠在床边,看似陪着儿子看,其实是闭着眼打起了盹。

  晚上8点(朝天门汽车站)

  3个小时找下力活挣钱

  大约半小时后,唐玉国翻身起床,他还要出去寻找些下力的活,以贴补家用。

  “来,帮我把这些箱子搬走。”“老板,来了。”听到有人吆喝,唐玉国赶紧凑了上去,揽下这趟业务。辛苦走一趟,他得到10元的劳务费,拿到钱后,他赶紧塞进腰包,又四处张望着寻找业务。

  在汽车站附近,生意还不错,晚上11点过,唐玉国才收班。

总编辑:涂普健   副总编辑:贺宝胜   编辑: 李皓   2014-06-24 14:14  【关闭本页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市江津区网络传媒中心 咨询电话:023-47588108
①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授权使用网站。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江津网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津网”或“来源:江津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江津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江津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