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要闻

塑胶操场"新国标"正征求专家意见 5省已定地方标准

2016-08-22 10:26    来源:新京报
2016-08-22 时政频道

  6月30日,江苏省扬州市,汶河小学的学生在操场上庆祝“放暑假了”。图/视觉中国

  6月23日晚,北京市平谷区第六小学操场拆除工作开始进行,包括操场的塑胶草皮及塑胶草皮下的水泥地面都将全部铲除。新华社发

  昨日,曾经参与起草2005年出台的(GB/T19851-2005)《中小学体育器材和场地》国家标准委有关专家透露,近日,教育部、国家标准委等部门正在对操场的“国标”进行修订。目前,新国标已拟出了讨论稿,正在征求专家意见,具体公布时间仍未确定。

  2015年底以来,江苏、深圳、北京、浙江、上海等地陆续有学校家长称,孩子因校园塑胶操场“有毒”,出现头晕、流鼻血等症状。有关塑胶跑道的建设标准因此成为关注焦点之一。

  教育部今年6月时曾表示,将会同环保部、住建部、体育总局和国家标准委等部门,研究相关标准的制定等有关问题。

  实际上,各地标准已陆续以不同形式出现。新京报记者近日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共有湖南、深圳、上海、江苏、浙江5省份,分别以行业协会指导书或是政府文件的形式,确定各地塑胶操场施工标准。其中除湖南外,其他4地均新增了部分化学物质的检测;湖南则是在现有国家标准基础上,增加了物理性能方面的检测。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新国标与“上海标准”有相近之处,除沿用现有国标的项目和限值外,新增了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等物质的检测,并设定了限值;同时增加了有害物质释放速率检测和气味评级等要求。

  前述专家指出,“国标”讨论稿中有一些指标还在商榷,终稿可能会有变动。另外,国标讨论稿不仅考虑增加有毒有害物质的检测,还将对场地的运动性能和安全性等作出规定,比地方标准考虑得更加全面。

  焦点1

  各地制定主体不同“浙标”官方制定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已出台的“地方标准”,分别以行业自律和政府规范两种形式出现。

  江苏标准即以行业指导书的形式出现,体现行业自律性。“2014年底,住建部取消体育场地设施工程的资质审批”,江苏省体育建筑施工行业协会副会长沈祖建说,这意味着今后需要通过行业自律解决商业问题。

  江苏省体育建筑施工行业协会随后组建,至今已运行一年半,“协会里60%到70%的企业是曾经有体育场地设施工程资质的”。他说,协会要求所有会员单位签订责任状和承诺书,必须执行指导书和相关协会规范,做不到的话,协会会取消其资格,追究相关责任。

  同时有质量督察组,定期不定期地进行抽查,发现问题后进行处置。但沈祖建强调,这份指导书是行业自律性质,对非协会成员不具备强制性。

  虽然并非全部企业加入到协会之中,但已有项目招标时,将协会会员资格写入要求之中。“发展得还算不错”,沈祖建说,但还需要政府行政主导部门来大力配合,“希望行政管理部门配合出台地方性法规等,对企业进行要求。”

  湖南的操场新标准去年11月左右,由湖南体育设施建设协会出台,也属于行业自律性标准。据湖南体育设施建设协会会长李宏武介绍,该标准主要沿用了现有国标的检测要求。

  浙江省新标则不同,虽然内容与江苏指导书类似,但是由浙江省教育厅、浙江省环境保护厅、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等四部门共同研究,经专家论证后出台。

  这也是目前唯一一份由省级有关部门联合发布的省级新标,相较于行业协会指导书更具有强制性。浙江“省标”还规定,检测不合格的项目不得进行竣工验收。

  此外,上海的塑胶跑道“新标准”虽然是由上海市化学建材行业协会研究制定,但上海市教育部门和住建、环保等部门要求,全市基础教育学校塑胶场地建设管理工作要参照该标准进行。

  焦点2

  4省份“新标”增加有毒有味物质检测

  “毒跑道”事件频发后,原有国标是否符合需求也成为关注焦点。

  截至目前,国内塑胶跑道送检时,使用的依然是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中制定的标准,其中的检验检测项目有苯、甲苯和二甲苯总和、重金属(包括可溶性铅、可溶性镉、可溶性镉、可溶性汞),以及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

  而在已制定地方标准的省份中,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湖南,其他4个地方的新标准中,均出现了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等有毒有味物质的检测。

  其中,上海和深圳的标准较为严格,上海的地方标准甚至被评为“史上最严”有害物质限量行业标准。

  深圳的地方塑胶操场建设规范,则是首个有官方认定的“地标”,由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编制完成。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长河集团董事长赵文海曾参与深圳“地标”的制定之中,他介绍,深圳的标准中,在延续对成品检测的同时,增加了对原材料有害物质的限量,“要从源头进行管控”。

  赵文海说,深圳的检测项目在国标基础上,增加了MOCA、多环芳烃、游离甲苯氰酸酯、短链氯化石蜡等物质的检测内容,均为已证实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例如可起到增塑和阻燃作用的短链氯化石蜡,可能对人体的免疫系统和生殖系统产生影响;多环芳烃则是致癌物。

  他以“毒牛奶”事件作比,“当年毒牛奶里的三聚氰胺,约等于毒操场事件中的短链氯化石蜡等物质”,赵文海认为,毒操场的根源之一在于,厂商为降低成本违规使用有毒有害物质,因此新标准中,需要增加相关检测。

  深圳还提出了要现场闻味检测、户外常温检测和使用特殊设备进行高温检测的要求,“分得比较细”,赵文海说。

  新增的检测物质对人体有毒害,为何还要使用?对此,曾承包过北京多家中小学塑胶操场铺设的某企业负责人介绍,原材料的毒性并不可简单判定为成品“有毒”。

  “很多化学材料都是有毒有害物质”,他说,但在制作过程中,要通过工艺使化学反应充分完成,才能将毒害降至对人体没有损害的程度,所以需要标准进行规范。

  新标准的制定,与目前塑胶操场的施工流程也有关。目前只会监控施工流程步骤,对于材料配比和环保性能等方面,关注较少,“看的都是物理性能,对化学成分和原材料关注很少”,赵文海说。

  江苏、浙江同样新增了有机物项目的检测。不过与上海、深圳相比,在有毒有害物质的限值方面,江浙的新标显得较为“温和”。

  沈祖建介绍,其实目前实行的国家有关标准很严格,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认知的进步,会考虑加入新的检测项目。

  焦点3

  上海最严格甚至达“啃咬”标准

  深圳之后,赵文海也参与了上海地方标准的制定。

  和其他4地比起来,上海这份在7月下旬公布的《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限量》,除了增加一些有毒有害物质的检测外,还对现有国标中的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指标进行了提升。

  新京报记者查阅文件发现,比如苯的限量,国家标准为0.05g/kg,上海标准标注为“不得检出”。考虑到苯的最低检出剂量为0.02g/kg,“不得检出”就意味着不得高于这个数值。

  “参考了一些国外的标准”,赵文海介绍,目前上海市塑胶操场的标准中还加入了出口玩具的材料检测要求和欧盟相应的技术指标,比较严格,孩子不仅可以直接接触,甚至啃咬也可以保证安全。“但是会让塑胶操场的成本上升30%至40%。”

  同时,上海新标准中也提出了“有害物质释放速率”等新的指标。赵文海解释说,上海的标准一方面形成了塑胶操场从原材料到成品全链条的检测流程,另一方面把现在所有可能有毒的物质列入其中。

  另外在针对有毒有害有机物的检测中,上海参考了室内装修的标准,包括GB18583-2008的室内装饰装修材料标准中,关于“胶粘剂有害物质限量”的部分,以及GB/T18204.2-2014公共场所检验方法第二部分里,关于“化学污染物”的内容。

  赵文海开玩笑说,根据上海的标准,可能有些人家房屋内的空气质量,也达不到合格要求。

  目前,上海的塑胶跑道地方标准已经正式实施,上海全市基础教育学校塑胶场地建设管理工作,均被要求参照该标准进行。

  上海市教委等有关部门明确,有关项目的招投标及施工验收进行全过程管理,违规将追偿。

新闻报料热线:47588101(办公室) 47588102(新闻部) 47588107(网络电视台)
您所提供的线索一经记者采写成新闻,我们将给予每条50-100元现金奖励。详情请点击查看。
总编辑:涂普健   副总编辑:贺宝胜   编辑部主任:郑江黎   编辑: 郑江黎   2016-08-22 10:26 
“最江津”APP下载
“最江津”APP——看新闻、找工作、查医保社保、医院挂号、网络问政、网上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