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要闻

感人至深!4年在长江江津段江面上住了近千个夜晚!

2018-12-10 18:13    来源:江津网
2018-12-10 综合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从一艘船到6艘船,从单打独斗到专业化发展,4年他有近千个夜晚在江面度过,投入100余万元改良护渔装备,发展起“线人”“护渔志愿队”200余人,成为长江渔业资源的忠实守护神——

点击观看视频▼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长江鱼,恰恰以其味美、珍稀常常被非法捕捞者惦记。由此,如何与长江鱼贼们斗智斗勇,守护好长江鱼,便成为一项重要且难度高的课题。

长江江津水域系国务院办公厅批准设立的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严厉打击非法捕捞,加强渔业资源保护至关重要。昨日,来自江津区法院环资庭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11月,我区受理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案件98起,涉及178人,审结95起。自2014年至今,全区共受理242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涉及468人,案件总数是之前4年总和的8倍。相对于其它区县案件质量不高的普遍现状,江津区处理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在全市各区县中名列前茅,成绩显著。

如何让电鱼等非法捕鱼者无处遁形?这些漂亮数据的背后,有一个人功不可没,他就是江津区油溪镇长江护渔志愿队队长刘鸿。

自2014年刘鸿成为长江护渔志愿者以来,全区渔业行政处罚案件共162起,处罚178人。其中,刘鸿亲自参与抓获106起,涉及117人。刘鸿,这位长江鱼儿的忠实守护神,正是他多年颠簸在风浪之中,令无数偷鱼贼闻风丧胆。

他为护渔花掉100余万元

在江面度过1000多个夜晚

刘鸿家住长江边,从小依江长大。“小时候,爷爷教我‘手打网’,一网撒下去再提起来,收获满满。”和记者站在长江边,刘鸿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的情景,一脸幸福。

“后来,不知从何时起,电捕鱼开始疯狂起来,这种不分种类、不分大小的‘一网打尽’,完全是毁灭性的破坏,实在让人心痛。”刘鸿告诉记者。2014年4月的一天,江津渔政人员到油溪镇老洼沱码头增殖放流,号召大家参与志愿护渔,他毫不犹豫第一个报了名。

当天下午,刘鸿开始了他的第一次义务巡护。

当他驾着自家小渔船巡至麻纱桥水域时,发现有两人正在电鱼,便追了上去。突然,对方的船加大马力撞过来,刘鸿的小渔船剧烈摇晃,他被甩入江中。凭借良好的水性,他抓住对方船舷,一跃而上,迅速将其中一人制服,另一人见状后跳水逃跑。

上岸后刘鸿总结了两条教训:一是非法捕捞船的硬件设备都很先进,巡护船要更结实、跑得更快,才能逮住嫌疑人;二是要有得力的团队,至少两人协同作战,才能避免危险。

随后,刘鸿花17万元买了两台60马力的进口发动机,用合金材料特制了一艘防撞船体。随着非法捕捞船设备越来越先进,刘鸿发现,自己的船还得更先进,便又花10万元买了一台90马力的进口发动机,特制了重量仅300公斤的快艇船体。如今,刘鸿的快艇已成为长江上船速最快的了,非常利于追击拦截。

四年来,刘鸿有近1000个夜晚在江面度过,为护渔已累计花了近百万元。

带起志愿者及“线人”200余人

感召越来越多的人投身护渔

在长江沿线,只要提起刘鸿,大家都特别熟悉。诸如这位菜农一样,生活在长江沿线的居民、垂钓爱好者、种菜的群众只要发现了夜间电击鱼的现象,都会第一时间拨打刘鸿的电话举报,成为刘鸿的得力“线人”。刘鸿的手机号已然成为“沿江热线”。

线人有报,刘鸿必有应。几天前,刘鸿在广西的工地处理事情,突然接到了线人的举报电话。电话一挂,他马不停蹄地从广西开着皮卡车跑了1000多公里,连夜回到江津油溪,连家都没顾上回,便第一时间赶往行动地点。

2015年,王某因电捕鱼被刘鸿送进监狱。出狱后,他又开始在长江沿线干起了老本行,不料最终又落到了刘鸿手上。

“刘总,要不是生活艰难没得办法,我也不会三番五次地干这样的营生。”面对王某的无奈,刘鸿在自己的工地上为他谋了一份差事。后来,在刘鸿的感化下,王某加入了志愿护渔的行列,成为了护渔队伍里的一名得力干将。

“只要大家不非法捕鱼,都可到我公司上班。”刘鸿认为,非法捕捞无非是受暴利驱使,如果这些人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也许就不会铤而走险了。这些年,刘鸿的公司最多时接纳了20多名靠捕鱼为生的人。

在刘鸿的召集下,他身边的亲戚朋友、附近的闲散人员以及他公司的部分工作人员,纷纷加入“护渔志愿队”,担起了守护长江鱼的重要使命。

从刚刚开始的一个人的战斗,到如今发展起“线人”“护渔志愿队”200余人,刘鸿的护渔志愿服务吹响“集结号”,群众基础不断增强。

“我做的是正义之事我不怕”

斗智斗勇坚信邪不压正

有侦查就有“反侦查”。如今的非法捕鱼犯罪分子“反侦查”能力不断增强,呈现出专业性强、隐蔽性高、团伙作战的特点。

“每次巡护,我们都要进行周密部署,哪些人同行、何时出发、巡护线路,都是临时通知,避免走漏风声。”刘鸿说。犯罪分子经常安排专人在码头附近盯梢,只要看到他的巡护船出动,立即通风报信。

为此,刘鸿的团队想出了一个特别的战术——“陆地移动式”作战。平时,将2艘快艇存放在陆地上的仓库里,一旦接到线报,便用拖车走陆路将快艇运到目的地附近再下水,这样的“陆地移动式”作战一举击破敌人的“反侦查”,威慑力极强。

四年来,刘鸿共抓获143名非法捕鱼嫌疑人,协助渔政执法部门收缴非法捕鱼船只42艘、电捕鱼工具165套、网具425副……就这样,刘鸿渐渐成了非法捕捞者的“眼中钉”。

2015年禁渔期间,刘鸿在巡护拦截非法捕鱼船时,被偷捕者叫来十多人团团围住。混乱中,刘鸿头部被鹅卵石砸中,顿时血流如注,但他毫不畏惧,仍死死扭住对方,直至警察赶到。

“刘老板,你的船被人放跑了!”2017年的一天夜里,有渔民给刘鸿打电话,说他拴在老洼沱码头的巡河船被电鱼的人解开缆绳,漂走了。

警告、恐吓、威逼、利诱……护渔的日子里,非法捕捞者对刘鸿“软硬兼施”,但刘鸿总是见招拆招、斗智斗勇。

“他们知道我不缺钱,又打不过我,就只能使阴招。”刘鸿说。家人经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但时间一久,见没出什么大事,又知道他“武功高强”,便渐渐习惯并支持他了。“自古邪不压正,我做的是正义之事,我不怕!”

突破护渔“最后一公里”瓶颈

打造机动灵活的“游击队”

长江江津段长127公里,是白鲟、达氏鲟、胭脂鱼等珍稀特有鱼类的重要生存环境。如此重要且艰巨的护渔任务,仅靠渔政部门的力量远远不够。

如何更加专业、高效地守护长江鱼?刘鸿可谓做足了功课。记者随刘鸿在他的快艇上看见,防止不法分子撒网破坏螺旋桨的割刀、竹竿,以及摄像机、照相机、强光电筒、救生衣等各种专业设备一样不落。

“证据链和安全很重要。”刘鸿说,为达到更加专业、高效地护渔,区农委渔政站专门安排执法人员对志愿队进行了培训,讲解如何依法巡护、拍照取证、规避风险等。不仅如此,长航公安江津派出所等相关部门还为刘鸿护渔志愿队提供24小时警力支持,通过多方联动实现护渔支援渠道畅通。

因为专业、高效,上个月,江津区渔政渔监船检站正式授予刘鸿和他的护渔志愿队“长江上游珍惜特有鱼类国家级生态保护区义务巡护员”称号。

“相比渔政执法的诸多短板,刘鸿这支护渔志愿队更加灵活,就像当年的‘游击队’一样,神出鬼没且极具战斗力,突破了护渔‘最后一公里’的瓶颈。”区农委渔政站站长李荣介绍,渔政执法艇个头大、吃水深,对航道要求较高,且不具备夜间航行条件,执法震慑作用不大。

“为了更好地开展持续性护渔工作,目前,我们正在积极申报护渔志愿组织。”刘鸿说。他最大的梦想是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有一天在长江边随手撒一网,就有很多鲜活的鱼儿蹦上来。

(来源:江津日报)
新闻报料热线:47588101(办公室) 47588102(新闻部) 47588107(网络电视台)
您所提供的线索一经记者采写成新闻,我们将给予每条50-100元现金奖励。详情请点击查看。
总编辑:涂普健  值班副总编辑:易志慧  编辑部主任:李皓  责任编辑: 王秋实   2018-12-10 18:13 
“最江津”APP下载
“最江津”APP——看新闻、找工作、查医保社保、医院挂号、网络问政、网上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