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要闻

【记者在一线】致敬!这群在隔离病房与疫情战斗的江津勇士!

2020-02-08 15:35    来源:江津网
2020-02-08 卫生频道

疫情期间,这里是江津抗疫战斗最为激烈的阵地。 记者 贺奎 摄

这是一座独立的3层小楼,米黄色的外墙并不比医院内其他楼房看着显眼。如果不是“感染病科”这几个斗大的汉字,从旁经过的你并不会特别在意它。然而,从1月21日起,这里却是疫情爆发后,江津抗疫战斗最为激烈的阵地。

武汉疫情发生后,全国各地纷纷出现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病例,江津也不例外。而作为三甲医院的区中心医院自然承担起了疑似病例诊断救治工作,感染病科也就成为了隔离病房的首选。

这里是医院的禁区,除了当班医生,其他人都不允许出入。 记者 贺奎 摄

隔离病房位于感染病科二楼,一楼门口“病人禁止通行”“家属送餐止步”等醒目的指示标语让这里的气氛显得格外紧张。医护人员进出、体温检测、穿戴防护服、工作交接等每一步环节都比往常更为严格。10名医生、20名护士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坚守了20余天,并还将继续在这里坚守下去,直至疫情结束。


“疫情出现了,总要有人冲上去,让我先上吧!”

袁进,江津区感染病科主任,这已经是他在感染病科工作的第25个年头。从2002年的霍乱、2003年的SARS、2005年的人猪链球菌,以及后来的禽流感、甲流,再到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袁进已是“身经百战”,也是这30人中唯一的一名“老兵”。

留下的只有背影,进去的都是英雄。 记者 贺奎 摄

与袁进相比,其他人就只能算“新人”了。虽然都是在临床岗位上工作了几年、十几年的骨干,也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但面对的毕竟是传染性极强的新型冠状病毒,与日常诊疗工作比起来,风险极大。“他们中既有单位抽调的骨干,也有自愿报名参加的。”袁进告诉记者,“不管是被选上的,还是主动请缨的,没有一个人推辞,没有一个人提过个人要求,随喊随到,这让我非常感动!”

今年29岁的张小军就是其中一个。在护理岗位工作6年的他,第一时间就报了名。“我是护士,就是干这个的。疫情出现了,总要有人冲上去,那就让我先上吧。”张小军说,报名的时候,他事先告诉了家里人,父母都很支持,只是嘱咐他工作要细致一点,要保护好自己。“我是单身,顾虑也不多,虽然隔离病房危险系数高,但只要按操作规范严格执行,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

旁边的几箱方便面已经空了。 记者 贺奎 摄

为保证医护人员安全,在成立医疗队之前,袁进就组织大家从人员管理、操作流程、防护措施等细节进行了系统、专业的培训。“在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我们一刻都不敢松懈,必须把所有工作做足、做细。”袁进说,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但我们必须首先保护好自己,才能更有效地救治更多的人。


“第一次享受这么高端的服务,像住总统套房”

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性极强,且由于潜伏期长达14天,在没有具体症状出现前,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带毒者”。而作为跟疑似病患接触最紧密的医护人员,即便做足了防护,也没有人敢百分之百地肯定自己没有被感染。

正因为如此,从参加疑似病患救治工作开始,这30名医务人员就失去了“自由”,除了隔离病房,他们唯一的活动空间就是医院为他们安排的单间宿舍。

进入隔离病房前,检查体温是必须的环节。 记者 贺奎 摄

“结束工作后,我们基本上都不相互串门走动,这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措施。”吴川是该院骨科医生,参加医疗队后,他就没回过家。妻子和女儿也很理解、支持他的工作。“我会经常跟他们视频聊天,一般都不说工作,就聊聊家常。他们也不会问我工作情况,可能是不想给我增加思想包袱吧。”而最让吴川欣慰的是,10岁女儿在知道他参与疑似病患救治工作后,说他是“超级英雄”。

医务人员的一日三餐,日常物品购买,都由专人负责。记者 贺奎 摄

为了让医务人员更好地投入工作,医院也安排了专门人员负责后勤保障工作。从一日三餐的送达,到日常物品的购买,都有人为他们“跑腿”。“除了不能出去,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有什么事,打个电话,或者在群里吼一声,就有人帮我们办得妥妥的。”吴川打趣地说,“我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高端的服务,像住总统套房一样。”


“14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 ,脱下防护服能拧出水”

张小军与同事吃过早餐就将再次进入隔离病房。 记者 贺奎 摄

查病历、阅片、配制药品,从仪器的维护和使用,到患者生命体征检测及病情观察记录,这是隔离病房当班医务人员每天的工作。最初,为节约防护物资,隔离病房的医务人员实行的是两班倒,白班10个小时,夜班14个小时。后来为减轻医务人员压力,改为了三班倒,每班在岗时间在8小时左右。与日常工作不同的,隔离病房的医务人员都必须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

防护服是一次性的,穿上再脱下,防护服就报废了。由于现在全国疫情都很严峻,像N95口罩、防护服这样的医疗物资极为匮乏。为了减少医疗物资的浪费,穿着防护服值班期间,医护人员主动不吃,不喝,为了避免上厕所,为此他们还特意穿上了尿不湿。

防护服密不透风,穿戴下来往往能拧出水。 记者 贺奎 摄

“轮到自己当班的时候,我们都会尽可能少吃东西,不喝水,等到轮换下来,再填饱肚皮。” 区中心医院感染病科护士长宾光敏说,防护服密不透风,内部湿度较大,稍微动两下,里面立马就出汗,队员们体力消耗也特别大,换班时,每个队员都会感觉筋疲力尽,手腕上、脸上、额头上,都有防护服留下的深深压痕,戴着手套的双手,像被水泡过一样泛白,脱下防护服都能拧出水来。

脸上的压痕,发白的手指是他们最美的印记。


“亲密接触最冒险,看似简单的动作也暗藏危险!”

新型冠状病毒疑似病患救治工作专业性强,风险大,尤其是给病患查体,采集病患标本,询问病情变化时,医务人员免不了要与患者“亲密接触”,而每一次接触,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核酸检测是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重要方式之一,而核酸检测必须采集病患者咽拭子、血样、体液标本,如果采集过程中,不慎沾染或吸入病患带有病毒的飞沫,就很有可能造成医务人员感染。”宾光敏告诉记者,并不是穿戴好防护服和护目镜就能保证绝对安全,这需要医务人员有足够的专业技能和细致的工作态度。但是要在如此紧张的环境中保持冷静和专业,对身在其中的医务人员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

每完成一个动作,都必须严格洗手消毒。 记者 贺奎 摄

隔离病房里,危险的不仅是与病患亲密接触,就连平时觉得很简单的动作也可能暗藏“危险”。“以前工作从没有穿过防护服,这次是第一次穿它,没想到这穿衣服简单,脱衣服却是麻烦事。” 张小军说,在工作期间,防护服极可能沾染了带病毒的飞沫、体液等,因此脱下防护服时要格外小心,头套、口罩、护目镜、连体服等,每一道工序都需要按照“七步法”进行不少于15秒的洗手,通常20分钟左右才能脱下防护服。


记者手记:

没有豪言壮语,只有无悔付出。这是记者这次采访最大的感受。

很遗憾,因为防护装备紧缺,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费,记者没能进入隔离病房了解医务人员一线奋战的实际场景。但从他们的言语、从周围环境,记者能感受到那种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紧张气氛。

疫情面前,守护人民群众的安康是每一位白衣战士的责任和担当。但这群白衣战士也是父母的心头肉,是儿女的爹和妈,是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当他们毫无怨言,奔赴抗疫最危险的战场时,他们又注定与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是守护江津这座城市的真正的英雄!

与他们比起来,我们所面临的封闭式管理算得了什么?管住我们的腿,管住我们的嘴,让这场疫情早日结束,让我们的白衣战士平安归来,这不是我们每个江津人都应该、也可以做到的事吗?

再寒冷的冬天,也挡不住春的脚步!我相信,只要我们众志成城,抗疫战斗的胜利终将属于我们!

(记者 郑江黎 贺奎)

责任编辑:李皓

【声明】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转载或引用江津区融媒体中心所属平台原创稿件,请标明完整来源:江津区融媒体中心。江津区融媒体中心所属平台转载之文图及音像稿件,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融媒体中心联系。电话:(023)47588100。

“最江津”APP下载
“最江津”APP——看新闻、找工作、查医保社保、医院挂号、网络问政、网上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