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要闻

嬢嬢们欢跳“坝坝舞”周围居民不堪其扰 民警一波操作让投诉从65降到4

2020-11-06 15:15    来源:华龙网
2020-11-06 社会民生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1月6日10时讯(记者 周盈)在重庆,有空地的地方就有“坝坝舞”,跳舞强身健体、陶冶情操,但与此同时,噪音扰民等社会问题也随之出现。在九龙坡区白马凼社区,“坝坝舞”噪音一度让居民苦不堪言,可最近,跳舞的群众还在,但不和谐的声音却少了很多。

四支舞蹈天团 吵了居民几年

为了尽快熟悉刚接手的白马凼社区,今年9月,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歇台子派出所民警戴奇成分析起了辖区警情,分析结果令他吃惊——最困扰居民的不是诈骗,不是盗窃,而是坝坝舞。

经过戴奇成统计,光是辖区时代星都小区门前的广场上,平均每个月就有65起投诉广场舞噪音扰民的警情!

而开展工作后,戴奇成切实感受了坝坝舞的“威力”:为了解决居民的投诉,每天雷打不动去时代星都两三趟,而出警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一开始还有点效果,跳广场舞的群众看到警察出面了,还是有所收敛,态度比较配合,但当民警离开,很快又会收到投诉电话。”戴奇成只得一再去到现场,去得多了,跳舞的群众也不耐烦,产生了抵触情绪,拒不配合工作,到后来,干脆也不与民警交流,看到民警一来,就调低音量应付一下,好让民警快点离开。

戴奇成发现这个工作不好搞:“到了现场,他们的确调低了音量,民警也无话可说,何况跳舞的群众以中老年人为主,我们在言语上也不宜太重,因此对他们的震慑也有限。”

到了今年,小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四拨“舞团”,交谊舞、水兵舞、健身操……而为了不让另一拨的音乐盖过自己,舞蹈队就加大自己的音量,而互不相让的舞蹈队也不断调高音量,一浪盖过一浪,噪音自然大了起来。居民陈大爷对此很是不满,每天晚饭后正是老陈的外孙做作业、学习的时间,四个高音喇叭一起运作,他家临街而住、楼层不高,家里没有一刻清静,“从广场修起来就开始跳,差不多三四年了,他们锻炼身体可以,但不能影响别人家孩子学习啊。”

一场法治宣讲 解决扰民难题

9月24日,几十户业主众筹拉出了一条横幅,向广场舞扰民说不。居民内部的矛盾眼看要被激起,在戴奇成看来,这恰好是解决问题的契机。

几天后,他精心筹备的一场专题宣讲会在社区召开,与会代表包括居委会工作人员、物业管理人员和四支舞蹈队的组织者。

在宣讲会上戴奇成把自己精心制作的资料交到了舞蹈队组织者手中,这份资料上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音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重庆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办法》等法律法规和防治政策精选出来,写明噪音污染的定义、危害和法律后果,有理有据,几位组织者都哑口无言。

这次宣讲会结束后,白马凼的居民们都看到了可喜的变化,四支舞蹈队把高音喇叭换成了小音箱,划定区域,各自跳舞互不干扰。之前还抱怨着的陈大爷对于这样的变化看在眼里,“以前只觉得吵闹,觉得他们也是瞎跳,现在声音小下来,我反而仔细看了看,感觉跳得还蛮好看的。”

效果好不好,数据说明问题:自9月28日民警对广场舞队进行宣讲后,一个月来,派出所仅接到4起有关广场舞噪音扰民的报警。从65到4,效果很显著,戴奇成总结,民警做的是件小事,但对于社区居民来说,确实困扰已久的大麻烦,在社区工作里,民警要做的,就是居民间互相理解、包容的“中间人”。

责任编辑:陈玲
“最江津”APP下载
“最江津”APP——看新闻、找工作、查医保社保、医院挂号、网络问政、网上相亲……